鹿虞

无脑肉与清水文齐飞,RPS同我的肾共凉。

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

@明月如斯

爱君笔底有烟霞:

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


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,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


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


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


等等等等。


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,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。


我们的目标是,手机能做到的,绝不用电脑来解决。


先上效果图:





(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.mp3




在html语言里,<>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,比如<b>的功能是加粗。


用法就是:<b>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</b>


你可能要问了,为什么结尾处有个</b>呢?


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,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。


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,才会有这个效果。


也就是说,你用 <b>第一章</b> 加粗完章节标题后,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,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。




如果实在看不懂,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




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,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。




加粗:<b>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</b>


引用: <blockquote>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</blockquote> 


下划线:<u>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</u>


删除线:<strike>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</strike>


圆点标题:


<ul>


<li>输入第一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二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n个小标题</li>


</ul>




数字标题:


<ol>


<li>输入第一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二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n个小标题</li>


</ol>




插入链接:<a href="http://www.baidu.com" target="_blank">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</a>


(注: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,我这里用的是百度)




最后,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?


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:<br>


大段大段的空行:<br><br><br><br><br>




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

【戴上紫色眼镜】
情侣装!情侣装!

【锤铁HE】【泰坦尼克AU】 序章

准备写三五章,是甜文

肉的话估计得几章之后,到时候我会阅前提醒的 ( ͡° ͜ʖ ͡°)✧

链接走起~

我真的好喜欢眠狼太太的画

半夜偷摸上一下老福特,嘻嘻

我我我发誓写这个一发完(嘤

【锤基】Farewell


这篇文上个月就写好了,一直拖到今天才发出来。
是把大刀!!
涉及复联三,不过是我自己瞎编的……我还没看复联三剧透之前写的……

这篇发完之后会为了内地复联三的延迟上映而断老福特两周(好吧顺便备战一下高考)
想下次上线的时候被红心蓝手还有评论淹没嘿嘿嘿
你们关注一下我好不好(做梦)
爱你们 ❤!漫威女孩永不认输!

链接走起,BE清水文,大刀慎点。

大刀预警!!

顺便安利一首我觉得很配锤基的歌 Honest

黑豹很好看

口巴口即的丸子头很好看

双豹兄弟骨科也很好吃……

但是我好心疼Sam啊,本来说和小陛下组禽兽cp的

还是骚不过弟弟

万年单身鹰Sam

【启红】典狱司衍生

今天翻到了以前的坑,ooc
先发出来……有机会再填坑吧orz
ps:叙述方式有致敬江淮大大的典狱司


↓正文


壹、贰为上帝视角


昨夜梦又去,商台末子添新衣,旧曲又一局

“宫殿参差落照间,卢纶渔阳烽火照函关……”台上锣鼓喧嚣,铙钹齐鸣,张启山却昏昏沉沉。

许是失眠或是沉迷酒精的缘故罢,强撑精神,半抬眼打量着这位“名角儿”:旧曲,新衣,……没甚要紧,只是这唱戏的人,不该是这样子——得腰肢更软些,嗓音更亮些,这位嘛……不对,都不对,比“他”差远了。

啊,那该是个什么光景,张启山极力回想着,那人的戏腔婉转,那人的风华绝代……可是这越想,怎就越模糊了呢?

老天爷,你当真是恨极了我张启山,他留给我的这些念想已是我残存这人世间最后的温暖,近来连梦中都很少有他,如今,竟是要把这回忆都要一并夺走吗?

罢了,罢了,既已物是人非,那便离了此地罢。


北雪踏典狱,洒盐纷飞惑朝夕,青倌缠头碧似故人束发髻

张启山不禁反思为何头脑一热便进了这梨园,明知那戏台子上再没有他。

啊,大抵是那人的背影像极了他,同样的红衣单薄、腰肢纤细。

可他却是有风骨的,不然怎担得起梨园皇帝的名号?他的红衣也更艳些:明媚、张扬,毫不逊于庭前的梅花。

张启山仔细瞧这花,倒比上个月开的更艳些,他记得,那个人是这么解释的:
“一月花开二月红。”

是了,既是花,也是他。

雪从早晨开始下起,又细又密,细雪红梅一时恍惑了张启山——这美景,上个冬天还是他俩一起看的。

“红老板,此情此景,在下倒想改句戏文。”

“红某人洗耳恭听。”

“雪映红梅,乱煞年光遍。”说着红梅,张启山却只看着二月红。

二月红与他对视良久,会心一笑。

“善。”


叁、肆为张启山第一人称自述


满弧一别缺圆聚,堂燕又衔新泥,崔九宅邸绕梁余音寂

窗外叽叽喳喳,吵得很。

我十分不情愿地睁开眼看向窗外,三五只燕子在院子里衔泥筑巢,吵吵嚷嚷。刚想提着棍子打走这些恼人的畜生,手指刚挨上家伙,耳边忽就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张启山,你打它们做甚?”

我回头,却没有你,既知是幻觉罢了,不过,当时我是怎么回答你的?

“这些个小东西在我张家落户,平白添了小家子气,怎能要得?”

你一把抢了过去,又说了什么,我记不大清,左右不过是任它们留在这里。

我依你,都依你,只是红二爷,倦鸟知归巢,这燕子都还记得故人,你呢?

可还,记得我张启山?

世人皆赞你红老板声似天籁,绕梁三日、余音不歇,可怎就我张府梁上余音散得是一干二净彻彻底底?二月红,可是你走的太久了,该回来了吧。

二月红,不可否认的,我想你了。


你说江南烟胧雨,塞北孤天祭,荒冢新坟谁留意,史官已提笔

二月红,我在想你。

我想听你唱戏,红儿,我想看你浓墨重彩顾盼神飞的模样,只不过这次,只为我一人粉墨登场,只为我一人彩衣蹁跹,可好?

呵,左不过是妄想罢了。

都说你红老板的水袖一拂,便是把整个人间都拢在了怀里。二月红,我可真傻,我还要什么大漠星野?求什么盛世长安?竟浑都反了。

二月红,我今才知晓,没了你,家国天下,不过虚谈而已。

你说,戏子无情,乃是在戏里见惯了世态炎凉死生离别,人生如戏,台上台下而已,至于你,早就分不清了。

我虽笑你入戏太深,可我就喜欢唱着江南塞北、烟雨孤天的你,管他什么冬去春来,史书今言。

二月红,不可否认的,我喜欢你。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(随缘更)

请以他的名字呼唤我

刀!是刀!ooc
阅前先看预告……(就在上一篇)
梗来自于微博,已授权,具体梗在这里
刀片发起↓


  • 【盾佩BE】
  • “她在睡梦中离世了。”屏幕上一行简洁的字符,在眼前被水光模糊成一团虚影。

    Captain于楼梯拐角处沉默的高大身型,逐渐佝偻成一团。

    葬礼上,Agent Carter的灵柩被覆以国旗,二战英雄Captain America为她护棺,对这位传奇女性来说,可谓是无上殊荣。

    Agent Carter、Captain America,本是二人肩上千斤重的虚名,但今时今日、此时此刻,这样称呼二人才是最准确的。

    毕竟现在挂着这幅男性躯体的,是本该入土的Peggy Carter,代她消失的,是Steve Rogers——不是那个穿着制服的超级英雄,只是那个看见她会害羞,欠她一支舞的Steve Rogers.

    在人前,她尽职尽责地扮演着这个拯救世界的Captain America,宣扬自由平等的全美精神领袖,努力不让这个名声蒙尘。

   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,午夜梦回,如鬼魅般凝视镜子中的倒影,按着为数不多的回忆模仿那个男人该有的样子。

    恍惚之间,她好像看见Steve就站在触手可及的前方。Steve?怎么露出这么苦涩的神情,明明残存于世的人是我啊。

    Peggy伸出手,想要抚平他蹙起的眉头,却只摸到一片光滑的冰凉。

    啊,她竟忘了,那个温柔的灵魂,再也回不来了。

    Peggy捂住双眼,试图逃避现实,泪水汹涌而出。

    “Steve,”她哽咽道“I lost you, again.”

  • 【贾尼BE】【椒铁HE】

  • *背景:无限战争前,Jarvis成功召回,与Tony并肩作战.

    灭霸一战后,Tony Stark,这个三岁就能造出发动机的第一天才,昏迷不醒。

    不同于上次和齐塔瑞人那一战,这次从高空坠落的他,无论化身Hulk的Banner咆哮多少次,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都没能再睁开。

    他伤得太重了,除了那颗钢铁之心,他只是个普通人。

    若是他还醒着,听到你说他“普通”,大概要生气的翘起下巴教育你:“Tony Stark是独一无二的,没礼貌的小子。”

    的确,他的成就是多少代科学家都企及不到的高度。

    但就是那些个耀眼的光环,导致很多人都忘记了他也是肉体凡胎这个事实。或者说,是刻意忽略了。

    “嘿,那可是Iron Man!能和神战斗的人诶,怎么可能那么脆弱!”——他们如此自欺欺人着。

    可他还是陷入了沉睡。

    Loki和Strange尝试了能用的所有魔法,Natasha和Clint为了他潜入多个国家窃取高层医学机密给Banner来研究……

    整个复仇者联盟都在为了他尽自己所能地帮忙、合作——是他未能亲身经历的长久和平与团结。

    在众人努力下,研发出自愈因子针剂后,Banner得出结论,“他需要二十年。”

    “冻起来吧,免得花花公子一觉醒来成了花花老头,那太可笑了。”Loki依旧刻薄又毒舌,但他说的不无道理。

    “麻烦你了,陛下。”Pepper向T'Challa深深鞠了一躬。

    众人走后,一具钢铁战衣突然动了。

    Pepper高度警惕,“Jarvis?”,战衣是Tony的心血,相比于黑客入侵她更会相信这是个灵异事件。“Jarvis,是你吗?我以为你和Mark42一起被摧毁了”

    “是我…”Jarvis停顿了很久“…是sir在最后唤醒了我的备用程序,刚刚完成了传送。”

    Pepper笑了,笑得很难看,因为她根本就是在哭,“Jarvis,还好你回来了,Stark工业我一个人真的撑不住了,像帮助他那样,帮帮我吧。”

    她没看到,“Jarvis”的手举起又放下,“Pep…”他改口,仿佛很不习惯这样说话一般,“…请吩咐,Ms. Potts”

    既然“Tony Stark”被做成了冰棍,那他就以Jarvis的身份陪着她度过余生。

    他还记得,他复得又失的AI管家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叮嘱他:

    “请和Ms. Potts好好生活下去,sir.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

开始准备这个梗

已授权